为什幺水政治将影响21世纪

为什幺水政治将影响21世纪
这个量子组织(Quantumorganisation)有一个特殊的罪恶计划:控制玻利维亚的水资源供给。
虽说电影中这个犯罪集团的角色在现实中并不完全真实存在,但是,这个虚构的情节却提出了一个值得人们认真思考的问题:如果一个国家的水供给被切断,将会发生什幺?它对全球的影响又是什幺?
首先来想一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有水才能生存。水还是一个国家商务、贸易、创新及经济成功的动力。这一点自古以来即是如此,从尼罗河的古埃及至巴西热带雨林的亚马逊无一例外。水体通常是国家之间的天然边界,但是,有一些国家则共同拥有一些河流或湖泊,比如,尼罗河就流经十几个国家。鑒于冲突是人类的天性倾向,令人惊讶是的,出于「水」引发的政治争议却不多。
专家们同意这样的说法:如果没有水资源获得权,世界将不得安宁。这就是为什幺未来几十年裏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如何保持这个极为敏感的水资源管理现状。21世纪,淡水供给面临枯竭。气候变化在抬升海平面并改变边界。人口的爆炸式增长在耗竭全球资源,极端民族主义在考验着外交关係。与此同时,从2000年到2050年,世界水资源需求预计将会增长55%。在下一个世纪,人们将水比作为「下一个石油」,以突显水作为全球性资源的价值。
我们如何才能保证全球水资源获得权,进而保障世界安全?

水政治关乎世界和平

水在影响政治中的作用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以前。「在古时候,大的水体决定着民族与国家之间的天然疆界」,有着全球竞争力的提供创新型水管理解决方案的机构XPrize的全球发展与国际推广执行总裁泽尼亚·塔塔(ZeniaTata)说,「但今天的地缘政治版图看起来完全不同了」,而水资源的获得权却仍然是最重要的。
在世界很多地方,水体流经几个国家或成为多个国家的边界。这就产生了所谓的「河边居民水使用权」。
就一条河流而言,上游国家——河流的发源地——享有天然的对下游国家的权力与影响。由这种现象造成的热点地区非常多,多发生于水矛盾紧张的地区。
在中东,约旦河流域是包括约旦、巴勒斯坦、以色列等在内长期政治紧张的地区的主要水资源来源地。与此同时,在叙利亚,近乎千年一遇的乾旱是影响目前内战和导致所谓伊斯兰国成立的极端主义势力产生的根源之一。
埃及与埃塞俄比亚之间就尼罗河水资源的开发问题争斗了好几个世纪:这条代表性的河流源自于埃塞俄比亚而终于埃及境内,这样就形成了一种自然的争斗关係。2015年,埃及与埃塞俄比亚搁置争议,在尼罗河上开建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这是非洲最大的水坝,定于今年7月建成使用。两国还签署了协议,致力于保证水资源公平利用。
XPrize的塔塔指出,类似问题在发达国家或新兴市场广泛存在:「看看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签署的99年协议,协议规定新加坡可以可以花钱购买柔佛河(JohorRiver)的水资源」,塔塔说,「新加坡毫无疑问是这个星球上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淡水资源,所有的工业、贸易、商务、文化都会面临停滞」。
根据加利福尼亚的非盈利水资源信息机构太平洋研究所(PacificInstitute)的报告,从公元前2000年至今,全世界範围内,由水引发的冲突就有几十次。
我们如何能保证人人都有足够的水,以保持21世纪世界的相对和平?可行的答案不会在那些通过所谓的「水战争」操控其它国家水资源供给的国家身上,相反,答案可能在于拥有更多的食物与水资源的国家如何将这些东西出口到其它国家。

水供给分配

虽然在过去的一千年裏有很多次水引发的冲突,但是却几乎没有将水跨边界输送的例子。
俄勒冈州立大学地理学教授艾伦·沃尔夫(AaronWolf)是研究水资源管理与环境政策的专家,他认为在21世纪,水资源将面临三个主要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最显着的:即水资源短缺问题。因为缺少安全可靠的水而导致的全球死亡人数与疟疾和爱滋病导致的死亡人数相当,艾伦说。
第二个问题是水资源短缺的政治影响。例如,在叙利亚,历史性的大乾旱驱使人们往城市跑,继而推动食品价格上涨,使得原本就存在的紧张加剧。最后的结果是造成「气候难民」。这些难民跑到别的国家去寻找有更好的水资源的地方,这反过来又会引发政治冲突。
第三个主要问题——也可能是专家们说的最容易被忽视的问题——是跨边境水资源流动,换句话说,就是水在不同国家之间流动。这就是河边居民权需要发挥作用的地方。
这裏存在一个悖论,第三个水政治问题,事实上是最为乐观的,沃尔夫如是说。因为,很少有因水流跨境流动引发的暴力冲突。

大挑战:构建水外交

撇开「水战争」这类危言耸听的标题不说,21世纪仍然面临着各类独特的和新的威胁,让水外交变得比以前更複杂。
人口大爆炸,尤其在亚洲和非洲,加剧了资源的紧张。全球气温的升高也在导致一些水体乾涸。而世界性的民族主义高涨也可能会影响到这方面的外交努力。
这就是为什幺在俄勒冈大学,沃尔夫设置了水冲突管理项目。他们试图鑒别出那些在未来三五年裏可能会升级的水外交紧张事件。例如,阿富汗是该地区很多国家的水资源上游国家,也正在试图利用这一优势发展其经济。对于像阿富汗这样几十年来不断遭受战争与内乱困扰的国家来说,像喀布尔河这类水资源提供的政治影响力将会是一个机遇。
这就是为什幺越来越多的学术研究不仅关注不断增强的水政治意识,也关注水外交。因为水不仅引发潜在的冲突,也可能加速全球合作。
「我们在培养下一代水问题外交官」,沃尔夫说。

解决方案?给农民多一些钱

在水政治版图的这些变化中,专家提醒我们记住,不是所有的水都是存在于河流、湖泊与海洋之中的。
农民用来种植蔬菜、作物和饲养牲畜的土壤中也有水。这些源自于土壤中的水在由水过剩国家输向水短缺国家之前先被转化成产品,可能是小麦,也可能是牛肉。这就是「虚拟水」,该词是由伦敦国王学院(King’sCollegeLondon)的水问题、政策及农业专家约翰·安东尼·艾伦(JohnAnthonyAllan)创造出来的。「虚拟水」将在21世纪发挥重大作用。
如果考虑虚拟水,则农民管理着供给链上的大部分水。在那些水短缺国家,进口的虚拟水是水资源的有机组成部分。仅欧洲来说,40%的虚拟水来自于大陆以外。
现在的问题是:农民在此项交易中的关键作用没有获得应有的报酬。当食物到达目的地国家,政客们通过补助保持食物价格低廉。为什幺?政客们想保持他们的民众和平,他们想让国民认为自己能够去商店而货架上总是有他们想要的食物。
「政府花费大力气以保证市场有充足的人们能买的起的食物,」艾伦说,「总有各种各样的力量将价格降下来,他们有压力保持食品价格低廉」。
对于像美国和加拿大这样水富裕的国家,他们以低廉的价格将这些产品出售给更多的水短缺国家。世界上220个国家中的60%以上国家是主要粮食进口国。也就是说,160个国家依赖于进口粮食以及所用来生产粮食的水。
「世界和平是因为我们有虚拟水交易」,艾伦说,「它无声地解决着问题,将虚拟水交易作为解决方案这一真相揭示出来是政客们不愿意做的,因为他们想让人们认为是他们将国家治理的很好。」
但事实上,进入这个国家的食品中的水是从其它地方买来的。这就是为什幺水外交是你从未听闻过的保持世界稳定的无声英雄之一。
这也是为什幺水的下一个重大挑战不只是确保水在国家之间得到审慎和平的管理,以容纳全球不断增长的人口。挑战在于帮助那些生活在水资源充足国家的农民成功地完成他们的工作,管理好水资源及如何将其它分配给较为乾旱的地区。
当然国家需要价格低廉的食物,尤其是那些民众收入较低的地方。但是,民众应该知道水的进口、出口和水外交才是帮助那些水资源不平衡的国家实现平衡的关键。在全球化的21世纪,水政治不只是共享一条河流的国家间问题,它在于一起努力,共享地球上的最重要资源。
因此,虽说类似詹姆斯·邦德007电影中描述的那种规模的水冲突情形并不真实存在,保持全世界範围的水获得权却是个真实不虚的事。即便如我们喝水解渴或用来种植庄稼,水的政治影响力也不可忽视。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了千年之久,而且还将继续存在下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