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鸡妈妈:「Siri,嫁给我好吗?」

升中后小子长高不少,却依然不可思议地无聊。某回听到他百般无聊地跟Siri聊天,愈聊愈失控,妈妈不禁搭嘴。

妈妈:「你这样对Siri,日后AI进化,不晓得它会怎样对付你……」

小子(未及妈妈说完,即转甜美声调):Siri, will you marry me?(Siri,嫁给我好吗?)

Siri(冷静地):Let's just be friends, okay?(我们还是只当朋友吧,可以吗?)

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类吗?

小子:Um...Will AI replace humans in future?(嗯……人工智能日后会取代人类吗?)

Siri:Interesting question(这个设问很有趣)

「求婚不遂」的小子转个头来,给我一个恐慌眼神……

毕竟是少年人了,我不担心小子照办煮碗对别人无礼,「因为我知道Siri不是真人,没有感觉」,他说。可是离不开电子奶嘴的小孩子又如何?除了Siri外,还有Cortana(微软)、Bixby(三星)和美国人较熟悉的Alexa(亚马逊)等后来者,这些虚拟助理一一取了很酷的拟人名字,然后进驻人类生活——特别是孩子的电子生活。

与AI 频繁互动 令孩子愈来愈无礼?

我们久远的童年经验,已经无法有效解读当今孩子的处境。譬如说,小童与智能助理频繁互动,积年累月下来,会令孩子愈来愈肆无忌惮地无礼吗?来个简单实验:在电子装置上召号智能助理,然后让孩子「无人驾驶」一会,不久,那些童言童话便会愈见粗鲁,甚至近乎「欺凌」。因为他们会发现,对智能助理的无礼不会有后果。

这些互动会影响真正的人际关係吗?学者提出两个因素:使用者年龄小、智能助理愈拟人,影响愈大。第一点不难理解,毕竟成人早已建立稳定的人际相处模式,孩子却犹在发展中。至于为智能助理加入人性化处理,正是Siri得到巨大迴响的重要因素,所以它和后来者才一个个声音甜美、回应机伶。问题是,它们愈拟人,年幼小孩便愈难区分。

研发者开始修订智能助理的设定:譬如别显得那幺逆来顺受,以及对有礼貌的输入方式提供正面回馈。但这又教学者矛盾了:那样商家便有更大理由,把智能助理和真人的界线模糊化,从而增加消费者对电子信号的依恋。

说到底,训练孩子多讲几句Thank you Siri,还不如放下手机和平板电脑,陪他们聊聊天玩玩游戏。毕竟人际关係,本来就该在真正的人际互动之间建立。

文:苏美智

作者简介:家有两只「小学鸡」,心愿是在人人愁着脸当爸妈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乐妈妈。作品包括《外佣——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们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泪》(合着)。

[Happy PaMa 教得乐 第264期]

RELATED
    读乐乐:万圣节,读吓吓叫的绘本升学攻略:幼稚园及小学篇五个小孩的校长:给孩子一个机会自在讲妈:保护活恐龙半职爸爸:篱笆上的玫瑰半个瑞典人:来瑞典上学好轻鬆客座随笔:送给丈夫的礼物:让儿子肯定爸爸的角色多元导航:这一代小朋友真的很难教?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