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鸡妈妈:真正的破坏者

亲爱的中立的朋友:

我们聊的那天,是警员开枪翌日,那一枪记录在镜头下,中外媒体都发放了——中学生挥动的棍子、警枪直朝左胸的近距离射击。你看到那一枪,心疼受伤的年轻人,但更不认同示威者的暴力。我看到那一枪,对武力升级感到不安,但更痛恨警员在电光火石间选择杀害,以及那之后的欲盖弥彰:警方发言人指伤者「左边膊头附近」中枪。

你提到行政长官举办的150人交流会,看到黄丝以外的发言者在网上被奚落,你讨厌人们口口声声追求民主,却连一点异见也容不下。我看同一个交流会,看到随机抽出的30个发言人中有23人谴责政府,情理兼备不卑不亢,却一如预期,再次换来满口空话。这种看似诚恳的漠视已经成为例牌,不比欺凌令人好过。

「平行宇宙」不再是虚幻

「平行宇宙」不是小说和电影的幻想,它其实是伤感的现实,非常令人困惑。你和我都反对「曱甴」和「黑警死全家」,你和我都月旦政府决策失当,你和我都和很多香港人一样认同必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可是在我们都珍视的价值背后(如尊重、公平、同理、善良)、在我们愤恨的东西背后(如鼓吹仇恨、散布假消息、排除异己、把暴力英雄化),大家却引用了来自两个不同阵营、堪称相反的例子。这样的讨论没完没了,令人心累。

放下电话,我依然在想我们的同与不同,以及我们各自愿意/选择接收的是什幺。但在这些拨不开的迷雾中,容我重提「高墙与鸡蛋」——即使政府和示威者都把暴力升级,即使两个阵营当中都有人传播可耻谎言,我们还是应该把仅余力气指向权力顶端。还有什幺比统治者系统性的谎言,和穿着制服的滥暴滥杀,对整个社会带来更大的破坏?

之后两天是10月4日,我乖乖坐着观看政府记者会。记者被射盲,年轻人被射肺,有示威者预备了遗书,街头巷尾是情绪失控的持枪「烂仔」;民愤飈升,连火光都可以燎原,伤亡可以预期。可是在「门常开」办公的诸位不去循根源解决政治问题,反嫌火力不够猛,要引用紧急法禁止蒙面,打开极权之门。

都危急到要动用紧急法了,偏偏没危急到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来彻查事件——那是情理不通、荒腔走调的剧本。事实是,对于有头有面无戴口罩、真正意义上的极端破坏分子,禁蒙面法根本毫无作用。正如7.21很多逍遥法外的白衣暴徒,以及记者会台上的诸位,一样没戴口罩。

朋友,谢谢你找我聊,让我知道你正努力地寻求理解,我也会努力地不逃避。事实是,我们不知道可以怎样走下去,我们无助又伤心——我们都一样。只是,我们的政治立场可以不同,但是人道立场不可以。

文:苏美智

作者简介:家有两只「小学鸡」,心愿是在人人愁着脸当爸妈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乐妈妈。作品包括《外佣——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们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泪》(合着)。

[Happy PaMa 教得乐 第262期]

RELATED
    读乐乐:改变未来 靠善良的心升学攻略:小学篇君子之道:一则小故事喜阅爱丽丝:活用AR技术推广阅读半职爸爸:孩子在人生路上的3件东西日式育儿记:再见了,小龟波波自在讲妈:生活专题学习言语自聊:解决问题6部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